新闻中心 > 正文

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时间: 来源: 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嬷嬷搀扶着自己起身,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照着刚才的模样又把另一杯茶递到了淑贵妃的手里,淑贵妃脸上笑意淳淳,淡淡的泯了一口把茶盏放在了一边,一侧的君王这才开口“是个好孩子,模样品性和淑华那丫头很像,柠沂你得了个好儿媳,这下子你该不会怪朕把淑华远嫁了吧。”

落日楼的杀手见到面前的一幕都吃惊不已。楚歌直奔楼中而去,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将蓝山放在一楼右偏房后便直奔楼上而去。杀手因为有蓝卧谷的命令不许楚歌上楼,便欲阻拦,楚歌一掌打开一个杀手怒吼道:“谁若再拦,我便杀了他。”杀手正为难,卓京从楼上走下来。

蓝卧谷为隼羽诊过脉之后,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心彻底的被掏空了。隼羽身上毫无中毒的迹象,只是身子弱现在还昏睡着,而蓝山却性命堪忧。蓝卧谷沮丧的回了自己的书房,站在窗边看着远处的夕阳。

“他不敢告诉你,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因为他知道你不会让他碰毒。他只是想等配出了解药再告诉你此事。他七天不眠不休的研读医术,今早他配出淬心毒解药,天微亮就起床熬制,亲自熬制了一两个时辰。楼主,你怪蓝山,认为他用隼羽试毒,害死隼羽。”楚歌冷哼一声激动道,“你知不知道隼羽就是蓝田,是你的亲生儿子,他是想解了隼羽身上的毒,让你们相认。”

晓寒笑他:“当然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你没少受罪,当然记忆深刻。”

杜萍实在为晓寒惋惜,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做功课时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在这方面尽问些傻问题,遇见了就是缘分啊,管他那么多做什么?

“母妃这里的兰花是越发的多了,父皇在这样帮着母妃搜罗下去这昭阳宫只怕会被兰花湮没吧。”夏侯翎轩打趣的声音将穆颜沁的心神拉回,却如夏侯翎轩所说,这里的兰花确实多到让人有种被湮没的感觉,只是这么多的兰花要在这个时间一一绽放,是要耗费多少的人力财力,又有多少人为这绽放的花活活的冤死在这兰花根下,女总裁的上门女婿谁又能知道。

淑贵妃的话还没说完,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夏侯逸轩便从她的怀里蹭了下来,拉着她的手直往外拖“母妃,我带你去,我知道在哪里。”在场的人一头雾水,只能跟在身后一起而行。

·司徒风再餐厅对面的广场边追到素素,拉住她着急的对素素说:“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司徒风结束这个吻时,素素已经呼吸不稳的涨

·“细辛,我刚刚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绝对没有一句谎话!你要相

·“你、你先起来。”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跪自己,梁枝淳一下

·王姜淮认真地想了想,“你这个提议好是好,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资金

·“那里还有我给你的情书哟~~”顾北挑着眉十分得意说道。

·贺文涛面部狰狞的活动着胳膊,斜眼瞥向顾北,想着这特么是从哪里

·所谓的“振奋士气”无非就是洗脑大会。

·站在漫天的荧光中,阿卿流下一滴泪,其即使早就知道这个孩子的结

·雨儿知道,如果瑾萱侧妃只是逃走,那云王爷一定会想尽办法把她捉

·赤箭其实不能算是名副其实的伏魔天尊,因为他是个纯粹的“仙二代

[责任编辑: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网站地图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